万书楼 > 网游小说 > 仙界委员会 > 第十一章 百人斩高兰香

第十一章 百人斩高兰香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人生不值得,何必处处揭人短。

    封陌收拾妥当,躺在床上,考虑要不要放弃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毕竟,后果自负四个字后面可是加了叹号的。

    即使高兰香是绿茶婊,咱也只需要品尝绿茶的清香即可,没必要非得打翻杯子。

    再者说,小姐姐人又漂亮,说话又那么好听,温柔淑女的样子。

    万一去看见美女抠鼻屎,也只是自己闹心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要说不去……

    作为一个游戏达人,一定是被达成所有支线的强欲所支配的。

    封陌的心里如同猴挠,痒痒的,按耐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可是名正言顺的狗仔工作。

    美人出浴,海棠春睡什么的,我封陌虽然想也不会去想。

    但有强者曾经说过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    今日的封陌,是崭新的封陌。

    今日的封陌,是必须承担更多责任的封陌。

    如果高兰香误入歧途,一定要拉她一把!

    赌上我封陌的名誉,出发。

    封陌挑了一身黑色的衣服穿上,围上面巾,包住头。

    谨慎是立身之本。

    封陌没有忘记自己的光头会在夜晚熠熠发光。

    夜已深。

    封陌轻轻推开门,探出身去,外面黑灯瞎火。

    天上的绿幕投下来一层惨淡的光影,映出建筑物的轮廓。

    封陌按照高兰香给他说的位置,偷偷的潜到屋后,开始偷听墙角。

    开启变色龙技能。

    修行者开启五窍之后,对应的感应能力会大幅增长,封陌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屋内只有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间或有翻身的呓语声。

    唯独没有封陌期待的刺激的声音。

    封陌想着狗仔们一趴三四天,不怕苦,不怕累,撕毁着一个又一个人设,再次充满力量。

    与谨慎一样重要的是耐心。

    我封陌,同样不缺。

    又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封陌的身子有些僵硬,却又不敢随便乱动,毕竟屋里躺的也是一个天才。

    里面的呼吸声颇有节奏,封陌跟着呼、吸、呼、吸,如同钟表的秒针一样准确,每息正好十秒钟。

    封陌算是看出来了,这些天才们,连睡觉都在修炼。

    简直不给人活路。

    眼看一炷香时间过去,床上的人按规律也该翻身了,封陌正要趁着动静挪动一下身子,听到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睡觉的人似乎也被惊醒,气息瞬间加快,如同快要溺亡的人从水中探出了头一般猛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如常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粗重的男人慢慢走到床边,好久没有动静,似乎只是呆立不动。

    “啪!”突然想起巴掌拍肉的声音,伴随着一声娇吟。

    “哪位爷来了?”,一个腻声腻气的声音响起,“奴家什么都没穿,自己弄吧”

    “贱货!”,左势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原来轮到左大爷了,这几个月一定忍的很辛苦吧?”高兰香的声音仍然是软软的,温柔甜腻。

    “贱货!你心心念的百人斩,就由本天才助你完成吧”

    “哟,您都帮奴家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贱货!”

    “快点进来吧,弄完还要接着睡觉呢,明天面容憔悴了可怎么去送福利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便是一阵淅淅索索的脱衣声,皮肉碰撞声,低沉的嘶吼声,以及显得有点假的呻吟声……

    不怪封陌能够听出来假意,毕竟高兰香的呼吸节奏都一直未变。

    “别夹,哎……好紧,你这贱货!啊~”

    “左爷威武,真是……让奴家很舒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操!”怒火中烧,心有不甘的的骂声。

    封陌有点想笑,高兰香六息不到,这位就缴枪了。

    人间惨剧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只剩下左势粗重的呼吸声以及高兰香绵长的气息。

    没安静多久,突然床板猛地开始晃动,直到“啪”一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贱货,装什么清纯小娘,亲一下能怎样!”

    “那位什么意思?”,高兰香的语气瞬间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明天的事,众人面前让我出丑,必须让他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“那位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本大爷在和你说话!”

    “那位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够了!那位让你明天晚上睡了他!后面就交给我,这次一定要阉了他,扔到青楼去当推车的龟公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无情嘛,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位的为人,你这投名状得交。”

    “滚”

    “作为你的第一百个恩客,本大爷郑重警告你,虽然你今晚算是踏上了船,可保不齐哪天我就一脚踹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左势话里那个他就是封陌。

    这是准备色诱抓奸?

    封陌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糖衣吃下,炮弹打回的可能,觉得都不太把稳。

    似乎整个高老庄的汹涌暗流达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,没有猛兽直接冲出来吞噬自己。

    可打铁还需自身硬,得尽快的有自保的能力才行。

    推门声响起,左势终于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好歹没有白来,封陌刚要换个姿势,窗户突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高兰香双手撑着窗户,脖子如同天鹅一般,探出头来,望向天空。

    肌肤在昏暗的夜色中顽强的泛着亮色。

    封陌只能继续僵在窗下,眼前就是高兰香尖俏的下巴。

    非得此时生起这倚栏待月的雅兴?

    封陌正在心内吐槽,两滴还带有温度的眼泪从高兰香脸颊滑落到封陌手上。

    怎么还哭上了?

    好在高兰香没多久就重新关上了窗,世界又重归静寂。

    眼看三个时辰就要过去了,任务却仍然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也对,任务是夜探高兰香,自己就怂在墙角,算什么采花大……狗仔。

    封陌心一横,索性绕到正门口,轻轻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慢慢的走向床边,高兰香玉体横陈,背朝外睡在床上,气息一丝不乱。

    封陌的心却砰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哪位,奴家今天不接客了”

    封陌猛地听到高兰香说话,差点拔脚就跑,不过见那皙白曼妙的躯体动也不动,又继续往前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减一分则太瘦,增一分则太肥,一切都恰到好处,看的封陌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床上的高兰香似乎要翻身过来了,封陌忙学那左势,一掌拍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讨厌!”高兰香眼看就要起身,封陌忙一溜烟的跑出屋外。

    整个后背都冒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