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网游小说 > 仙界委员会 > 第二十七章 金镶玉觉醒

第二十七章 金镶玉觉醒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当金镶玉走入大厅的时候,封陌看直了眼,差点用上了铜铃眼技能。

    这技能间接当放大镜使用,倒也不是全无用处。

    荷叶为衣、菱叶一片片贴在上面,形成水波荡漾的感觉,间中点缀三朵芙蓉花。

    虽是奇装异服,却也是国际时装周上压轴那种。

    剪裁、设计非常有想法,尤以三多芙蓉画龙点睛。

    一在袖口,凸显的裸臂恰如莲藕般细腻白皙。

    一在胸前,即能遮住胸口的旖旎,又有心花怒放的含义。

    一在脚上,饰于两朵荷叶做的脚环上,走来如步步生莲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让管珠都放不下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金镶玉进入场内,惯常的扫视了一下在场诸人,见到封陌欣赏的眼光,不由好奇的问道,“你懂这衣服的设计?”

    封陌还未说话,高三就抢先说道,“荷为底,芙蓉为眼,当是一池荷叶衬芙蓉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当是三朵芙蓉压芰荷”,高八的任务就是反驳高三,绝不缺席。高三瞪眼吹须过很多次,现在已经习惯了和高八夫唱妇……不,针锋相对的感觉。

    高三八马上反应过来,“我觉得是一池菱叶衬三朵芙蓉压倒一池荷叶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高八八最后点头道,“漂亮!但金姑娘一定闲的慌,不如来我这里,我安排三个姑娘陪金姑娘打牌,金姑娘就不会这么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金镶玉被逗笑了,笑容和煦的如晨时的阳光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新来这位公子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封陌,我今天是来带你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四兄弟一起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他,“别说大话,开价吧!”,高三最恨别人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“金姑娘既然追求内心的馥郁芳柔,那也只能选我啊。而且,这衣服设计的如此巧妙,岂是这些附庸风雅的土老帽所能欣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金镶玉好奇的看着封陌,“你莫非就是心心念的新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,做不得数。”高八八难得话多,显然很中意金镶玉。

    “张口闭口开价,也无非还是当我为物,各位就不必费心思再来夸赞我的穿着了。”金镶玉淡淡的坐在亭内的椅子上,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封陌自来熟,第一个拉着凳子做到金镶玉旁边,对着四人说,“你们开价吧。”

    高八八虽气恼封陌的做派,还是第一个开口,“金姑娘归我,你们每人,我给一百灵石”

    “每人一百五,下一位。”封陌看向高三八。

    “我能给你们每人一套秋月姬,脸、胸、臀套餐,共计三位美人,诚意很深了。”

    高三本想最后压轴,听到高三八的条件脸也不由自主的抽了抽,拿自己树屋压箱底的特色来换金镶玉,心很大啊。

    “每人二百五,下一位。”姑娘虽好,也远远不可能值一千灵石。

    高三和高三八相持瞪了半天,高三放弃的说道,“咱们青楼这块,最近动荡颇大,眼看就要无法完成这个月二小姐那边的任务了。我寻思着,金姑娘来我这边,展开强强联合,好带领大家完成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其它四人一起喊道,“滚!”

    高三八乐呵呵的对封陌说,“高三没戏,我就放心了。封陌你一人三百灵石,金姑娘就让给你了。算上你刚才送的礼物,一人两百五,我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高三张口欲言,想想又放弃了。金镶玉本来就属于封陌继承的树屋,此时兄弟几个能一人得三百灵石,已算意外之财。

    金镶玉始终端坐,保持微笑,看着几人喊价,心里认定一堆俗人罢了。

    封陌当即把留作冲击眼窍的灵石掏出,分给四兄弟。

    高三接过灵石,“师弟,这女人眼界高的很。眼睛看着你,和看角落里的灰尘没什么区别,你要是哪天被她气病了,师兄替你教训他!”

    高八接过灵石,“师弟,这女人不好养啊,矫情的很,你三三师兄就是被她给拖垮的。莫非封师弟看上她是清倌人,图一夕之欢?”

    高三八接过灵石,“师弟,这女人孤僻的很,恐怕性子都扭曲了。只有一个丫鬟,那关系可不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高八八接过灵石,“师弟,别听他们的,金姑娘是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封陌继续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四兄弟离去,只剩金镶玉端坐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封公子二千灵石,当我不存在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你会是我的右护法。”

    金镶玉为难的皱起了眉头,“虽说我不喜欢你,但若是封公子能为我答疑解惑,回答我三个问题,我便答应和你相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对,一直没有下联,不知道封公子是否擅长”

    “该擅长的时候就会擅长”

    金镶玉压抑住扭头就走的冲动,“那么,上联是,花园里,桃花香、荷花香、桂花香,花香花香花花香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,大街上,人屎臭、猪屎臭、狗屎臭、屎臭屎臭屎屎臭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,金镶玉脸都黑了。“此题姑且放过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算”

    “我前些日子丢了一颗夜明珠,我问高三,他说不在他那里,我问高八,他说夜明珠在高八那里,我接着问高三八,他也说不在他那里。我只能找高八八问情况,他只是隐晦的跟我说,前面三个只有一个人说了真话。封公子能帮我找出夜明珠吗?”

    如此简单的一个逻辑推理题,小学奥数的水平。

    封陌想都没想,就用平稳而逻辑清晰的陈述,说出了答案。没想到高三八深藏不漏啊,封陌眼中怀疑金镶玉丢的不是夜明珠,而是亵衣啥的。

    金镶玉的脸色又变了,“封公子倒很有术算之才。只是我这最后一题,乃是困扰我最久的一个私人问题,也没有什么固定的答案”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”,封陌将凳子往金镶玉跟前挪了挪了,芰荷的清香很好闻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看了很多书,却内心却不排斥身处青楼之中,甚至平静而欣喜。这是为何?”金镶玉的目光有着女夫子的深邃,但却从深处透着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追求雅致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每次醒来都会一阵恍惚?”

    “没错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爱上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或许吧”

    “入戏过深,会伤神的,醒醒!”封陌突然一声大喝,金镶玉大惊失色,脸上的表情如同打翻了的染坊,面部的四十四块肌肉都在抽动。

    哎……叫醒她,真的是好事吗?

    封陌拿出管珠交给他的金针,趁着金镶玉思绪混乱,从她两眼正中眉心位置扎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