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网游小说 > 仙界委员会 > 第二十八章 要踏上正轨的青楼事业

第二十八章 要踏上正轨的青楼事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金镶玉回到自己的荷屋时,脑子里仍然有无数残影闪过。

    已近午时。

    池内荷花的清香,随风送来,却让金镶玉有呕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”金镶玉喃喃的重复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封陌抛出的三大哲学问题,彻底难住了她。

    小芹只以为小姐又在伤春悲秋,便和往常一样在池边摆好书案,以上好的四方砚磨墨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今天要写什么?”

    金镶玉好半响才回过神来,默默的走到案旁,端坐如松,提笔凝思。

    脑海中回想起封陌的声音,“你是一名演员!你扮演着别人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演员又是什么?我金镶玉只应该是这世间最风流的女夫子。

    晨起吸朝露,午间谈《山海》,浴罢擢小舟,薄暮立层冈。

    这才是金镶玉的夏日物语。

    笔头落在纸面上,只留下一个“扰”字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酸儒打扮的人出现在池边屋外,“在下高四四,应约前来,誓与金小姐决一雌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书生越来越呆了,小姐可有兴趣再和他池边论道?”小芹摸不定小姐的念头。

    金镶玉脑子一阵恍惚,似乎不记得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金小姐,不知道我的对子你是否对上了?哈哈,已经连续数日成为我的手下败将,今日是否也要向臣服?”

    “什么对子?”,金镶玉问旁边的小芹。

    “就什么这香那香的,无聊死了”

    金镶玉脑子突然浮出封陌惫懒的脸,这不是我早上出给他的对子么?

    装什么文化人!金镶玉恼怒的拍了拍小芹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芹懵懵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跟他对这臭那臭”,金镶玉接着附耳在小芹耳边说出了早上封陌的答案。

    高四四看金镶玉没有动静,脑海中浮现起师傅教导自己的话语,“男子汉大丈夫,在女人面前当表现豪气粗狂的一面,纯粹咬文嚼字,哪有女子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金姑娘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,高四四爽朗大笑,笑个不停,不知道笑什么,但总觉得笑得很豪爽。

    走到高四四面前的小芹被吓了一跳,心想这人怎么越来越不正常了?初始和小姐说文论道,倒也字字珠玑,谁料来一次变得怪一些。

    高四四脑海中又浮现出师傅这次来时说的话,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。追求女子时,将她们的丫鬟、仆从拿下,事情就成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高四四上前一把拿住小芹,扛在了肩头,吓得她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金镶玉忙疾步走来,冷着脸,“赶快放下来,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高四四将小芹一扔,一脸羞涩的看着金镶玉,“又见面了。啊,美丽的金姑娘,你仍然如荷花一样美丽。我的心,正为你跳动”

    金镶玉心头暗骂,“什么鬼”,嘴上却习惯温柔的说着,“谢谢”

    高四四觉得师傅太厉害了,说出这句情话之后,金姑娘果然很高兴。

    小芹从地上爬起来,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臭字下联。

    高四四一愣,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,神色间恢复了正常,“倒是很秒的对法,难为金姑娘想起如此粗鄙之事。”

    金镶玉眉头轻皱,仍是忍住不悦,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联!”

    师傅曾经说过,追求女子就是面对一个个的问题,然后陪她一个个的解答,最终终会成为志同道合的伴侣。高四四对此深信不疑,一定要每天坚持不懈给金姑娘提上联。

    “今日心头烦扰,没有兴致,高公子可否改日再来?”

    推脱只是女人的假意试探,师傅对此行的最终嘱托果然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只有来见金姑娘这一件事!”高四四整理了一下衣衫,昂着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镶玉心头的火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    去他妈的。

    金镶玉猛地一撸袖子,“你大爷的,对,对,对个狗屁的对联。赶紧给老娘滚。”

    高四四呆住了;

    小芹呆住了;

    金镶玉自己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……

    高四四无措的搓手;

    小芹的眼泪花花的流;

    金镶玉昂头望着天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看着哭成泪人的小芹,金镶玉一把揽住她,将她抱入怀内,“辛苦你了”

    当封陌将金针插入金镶玉眉间时,她就应该醒了,只是一年多来的行为惯性仍然压制了她的思维。

    梦境大师庄周曾经有过著名的蝶说,梦中为蝶、梦醒为己。

    是有高人以白日梦锁住金镶玉还是金镶玉入戏过深,自我催眠?

    封陌暂时不想考虑这么多。

    我左珠圆,右玉润,红葫芦在腰间,威风即可。

    封陌已经让管珠召集了树屋还剩下的所有姑娘,准备将她们打造成为自己成为青楼之神的初始班底。

    到了树屋,管珠仍然老妇人的模样,身材也佝偻了起来,这才是她平日示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王来了,大家都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,封陌背着手,踱着步往屋内走去,眼角扫到树屋上的“大王饶命”标牌,脸上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既然金镶玉已经回来了,树屋仍然叫做心心念吧。”

    管珠失望的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的姑娘质量如何啊?”,封陌内心也有些忐忑,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当领导人呢。

    “都是能以一敌三,久经沙场的老将。”管珠元气满满的应道。

    封陌闻言心中大定,大业将成,今日必将是个值得留册的日子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封陌的笑容逐渐僵硬,尴尬的咳了咳,扭头以颜色征询管珠。

    管珠兴奋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封陌吁了一口气,心中只有一个词能形容眼前这七个女子。

    歪瓜裂枣!

    屋内的女子本还在互相嬉闹,听到管珠的轻咳声,一齐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同声说道,“七仙女见过主子”

    仙女?还七仙女?

    看看这个红衣服的,有五十岁没有?还有那个绿衣服的,脸上的麻子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了。还有那瘸的,裂嘴的……

    封陌再次用眼神询问管珠,“她们就长这样?”,虽然没有说话,但他确认管珠能懂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管珠仍然兴奋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左珠圆,右玉润,红葫芦在腰间,莺莺燕燕在身边的梦想破灭了。

    封陌黑着脸说,“各位姑娘有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,得把它当作自己的福报,我们心心念团队,以后的迎客时间是九九六,迟到早退者,扣例钱。”

    七位女子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封陌正要解释,管珠忙走到封陌旁边,“大王,这七位姑娘是金镶玉的七个徒弟,喜怒哀乐爱憎恶,各个都能独当一面。”

    封陌一副你不早说的表情,笑容重回脸上,“来来来,各位姐姐站过来一点,让在下多亲近亲近……”

    金镶玉带着小芹来到门口,看到这一幕,脸上一起露出久违的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