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网游小说 > 仙界委员会 > 第三十一章 与法河的决斗约定,生死自负

第三十一章 与法河的决斗约定,生死自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,当有人喊刀下留人的时候,就是幕后老板来捞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早干吗去了?

    封陌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想让我死的人,都必须死。

    拾遗小鬼听到外面的喊声,再看封陌不为所动的样子,黑色的炉口突然变得可怕起来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仙饶命!”

    封陌注意到了它眼底的一丝狠厉,毫无征兆的按下了炉盖。

    一道白练如长虹贯空般射出。

    白练喷出炉口的一刹那,门外就有一道青烟远远袭来,击中白练,却没能撼动分毫。

    祗精香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,击碎了拾遗小鬼的脑袋。

    可惜自己已经身负三个任务,没法接受钟馗新的灵鉴任务,因此即没有敌人的信息,也没有击杀的经验。

    但却有职业专属经验。

    难道是50级的小鬼?可惜没有接到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后座力去除。能够平稳的连发。

    快速换香。能够瞬间将香上满香炉。

    过热冷却。香炉在连续射击后不需要冷却等待。

    封陌有研制狙击香炉的计划,一发入魂,因此对后座力去除需求不迫切。

    目前也没有与鬼族的大规模战争,因此过热冷却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封陌选了快速换香。

    一颗黑色的灵珠掉落地上,不甘的滚来滚去,那是小鬼最后的嘶吼,“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!我拾遗小鬼罪不至死啊~”。

    一个和尚转瞬就冲了进来,看到地上的珠子,不由轻吟一声佛号,“阿弥陀佛”

    封陌捡起珠子,塞入怀内,“你又是谁啊?没人教你们进屋先敲门吗?”

    “施主,不是让你等等了吗?为什么非要杀了他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封陌一生行事,何须向人解释!”

    和尚眉头拧了起来,“既然如此,不知能否将这个珠子交易给贫僧?大家都是驱邪除鬼的香客,应该互相帮衬,互通有无,施主觉得呢?”

    封陌注意到和尚手中也拿着一个禅炉,炉口的方向朝着自己默默的动了几毫米。

    封陌豪爽的哈哈大笑,顺势将炉口默默对准了和尚,“我觉得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和尚露出和煦的笑容,“如果我必须要这个珠子呢?”,禅炉对准了封陌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试试?反正珠子在我胸前还没暖热。”封陌拍了拍手上的香炉,异香盈室。

    和尚死死的盯住封陌,封陌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封陌赌和尚不敢在高老庄暴起杀人。事实上,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敢在,或者愿意在高老庄杀人了。一个避风港,是末世中所有人都有意愿去维护的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法河佩服”,和尚将右手上的禅炉放在桌上,左手负后,“这样可以谈一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就是多疑,要不你把那支手也拿出来吧”,封陌仍然持炉对着法河,装作不好意思的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竟然忘了我带着两个禅炉呢,罪过,罪过……这次没有了,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

    “你胯间那么大一坨是什么啊?你一和尚,是不是有些浪费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那该死的师弟,竟然趁我不注意在我胯间又塞了一个香炉,你说可气不可气,回头我一定说他!”

    封陌的炉口始终对着和尚。

    虽然香炉杀鬼最为有效,但却有很多杀人香。

    封陌炉子内的香料,虽然对人毫无杀伤,但是,对对手来说,却永远不知道你的香炉里下一发射出来的会是什么香。

    法河凭空取出一把长剑,封陌眼珠微缩,储物装置?

    “这是那小鬼偷来的敕鬼剑,拿来与你换那灵珠如何?”

    封陌沉思片刻,“大家都是香客,不如我们决斗定输赢?”

    法河哈哈大笑,“你知不知道,贫僧乃是西湖区第一香客?”

    封陌没有感觉,像是听到了东城区金城武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这禅炉有多厉害?一式三炉,只需控一,三者同时击发,就问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的香有多厉害?乃是当年法海祖师开过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的眼力有多强?百步之外,能见母蚊的四只娇俏长腿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简直对力量一无所知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这小鬼让你获利颇丰吧?再拿一些出来,让我觉得是对等的赌注。”

    法河无可奈何,想了想,突然眼睛一亮,记起一物。

    乃是打死一个蛇精之后缴获的。

    “如意,如意,随我心意”,法河又拿出一件宝物,玉如意。

    “这如意可化作脑中任意形状,配上这把剑,贫僧的诚意很足了。”

    封陌默默的点了点头,“东西先放我这边,高僧不怕我赖账,我可怕高僧热心的师兄又把宝物收了去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,明日就是高老庄的拍卖盛会,我们不妨把这场决斗当作热场如何?”法河问道,“已经很久没有向西湖区人民展现自己的高僧风采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法河虽然一会淡然,一会絮叨,一会又洋洋得意,但封陌始终死死的盯着他,炉口自始至终没有脱离法河。

    法河终于笑着退出了屋,封陌仍然盯着门,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果然,一分钟后,门咚咚咚的敲响了,“有人吗?贫僧法河,正在很有礼貌的敲门,提醒一句,这次决斗生死自负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,滚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确定法河已经走了,封陌才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高僧都是这么皮的吗?不是传言法河是金山寺这几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吗?就这个德行?

    和尚不遵守戒律,开始追求真性情。让封陌感觉和老处女得了公主病一样尴尬。

    封陌出了屋,高家没有一个人来管或者说发现这边的异常。

    这外院和纸糊的一般,丝毫不设防的吗?

    至于明天的决斗,封陌一点都不慌,区区西湖区第一香客,和自己这个来自枪械国度的静神西部牛仔决斗,还差得远呢。

    况且,有了这玉如意,就相当于有了万用工具,做起工程制品简直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法河不识货,封陌却感觉很惊喜,不由的想起一首歌。

    “没有枪、没有炮、敌人给我们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