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网游小说 > 仙界委员会 > 第三十九章 决斗者的粉墨登场

第三十九章 决斗者的粉墨登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左势为了今天的决斗做了很多准备,必须让封陌即使不死也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。

    封陌,从选拔到进入高家外门,不到一个月,怎么就这么顺风顺水,突然和变了一个人一样。这让左势生出一股巨大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敢于搏机遇,因此也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二小姐提出左势作为今天决斗的裁决人之后,三小姐说了几句他们之间素有嫌隙,怕是不妥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坚持反对。

    大小姐只说让小二黑也在场看着。

    法河没意见,封陌被人为缺席。

    左势成为负责整场决斗的人。

    他立刻来到裁决人独立的树屋,见一些人,确认几个方面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先是被放出来的高七四,莫名的对封陌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全高老庄的香料都封锁了吗?“

    “昨天你下达指令之后,我已经让所有的店主都不在这两天卖香料。这个面子,他们还是会给高家的“

    “有什么特殊情况?“

    “一些阳奉阴违的店家,我索性自己把所有的香料买空。对了,昨天封陌和鲁家定制了东西,我会拦住鲁家的小厮,让他送不过来。“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“

    “看不惯他那副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样子!都是攀附权贵,他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。“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激动,你去办事吧,事成之后,你冲击下个窍穴的灵石我给你解决。

    左势又秘密见了树屋的一个老仆。

    “封陌出场的地方确定了?“

    “确定了。我在场地那处的下方安放了一个特殊爆弹,可以通过爆炸使他脚下的地面轻微震动。“

    “轻微震动就够了,关键时刻作用会放大十倍百倍。“

    “三米之内,你使用这个装置,即可引爆炸弹。“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我为你准备了充足的灵石,你去五庄城隐姓埋名,不要再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接下来该见几个煽风点火的人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另一个隐蔽的屋子内,左势没有露脸,隔着帘子问其中领头的,“听说你们很多时候能变相的操纵斗技比赛的结果?“

    “也没那么玄乎,无非是找准时机,刺激一下场上的斗士罢了?“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“

    “斗士不想下死手的时候,我们就高喊放水,黑幕。斗士想下死手的时候,我们就惊呼野兽,暴徒。“

    “听你说起来简单,这话术掌握起来也没那么容易,切入时机、煽动性、感染力都得有吧。“

    “公子谬赞了,混口饭吃罢了“

    “好,今天的决斗即使瞬间见结果,你们的报酬也不会少。“

    左势回到独立树屋,又静静地梳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天,封陌的方向是逆风。

    地,封陌的脚下埋了爆弹。

    器,封陌的香弹来源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势,封陌会受到全场的讽刺和嘲讽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做了完全准备,可最终上场人不是自己的感觉还是不踏实。

    缺了最重要的“人“这个因素。得去见见法河和封陌。

    左势作为裁决人先进了法河的树屋。

    法河笑呵呵的问道,“又想到什么鬼点子陷害你那小师弟了?“

    “法河高僧若是拿不回去那小鬼,这一年做的事情,难保不会泄露出去吧?“

    封陌不知小鬼对法河的重要,左势却能猜到一二。小鬼一路顺利的挖了那么多坟,后面没有法河的影子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倒有些小聪明,但别聪明反被聪明误。这小鬼的事,你不要掺和了,否则哪天莫名其妙从这个世界消失,可别怪贫僧没有提前警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你低估封陌了,你应该当时就直接杀人夺珠。“左势笑容不变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一只蝼蚁,滚吧!我法河做事,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后辈来指指点点了“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,只是让前辈知道,封陌已经攀上了孟尝君,而且三位小姐都对他有所图,你这边不直接一点,怕是要误事啊。“

    法河闭目养神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左势最后来到封陌的屋子。

    小二黑戒备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借一步说话?“左势对封陌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直接这里说。我们之间没什么交心话。“

    “好,直说吧,我们已经查出你的父母和反抗军有过接触,你干不干净?“

    “二老为保护二小姐而死,这件事还没查清楚吧?“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总是需要封师弟配合调查。就先不打扰了,乱了师弟的心,被那和尚不费吹灰之力赢下,我们高家的面子就丢光了。“

    “高家的面子从来不是你挣来的。“封陌淡淡的说着,高一及他们这些老前辈,在末世之中,使高老庄存立天地,这才是面子。

    左势也淡淡一笑,看着封陌像在看死人一个。

    树屋四面的广场已经坐满了人,由于有大人物在场,不显得喧闹,但大家的热情都已经被点燃起来,场上一股躁动的气息。

    左势先来到正面广场的圆形场地上,大声宣布,决斗开始!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西湖区第一香客法河跟封小爷的生死之战。

    就见法河趾高气昂先步入场地之中。

    周围喝彩声四起,却未见封陌身影。

    法河正寻思他是不是临阵退缩之际。

    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穿白小将。

    就见其身长七尺、一双俊目、皂白分明。

    面如冠玉、亮丽透红、端的是华光满面。

    额下光滑,并无须髯。

    内衬皂罗袍、外披蓝锦缎。

    身着白衣白甲白旗靠,上刻二龙戏珠。

    表嵌八宝、轮螺伞盖花罐鱼肠。

    足蹬冷钢护腿靴,身前身后那是百步的威风。

    只见封小爷朗声道,“你我同为香客,当面高下立判。穷和尚一名怎当得起西湖第一香客的风流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准备的衣饰,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法河见到这幅情形。

    不禁是气炸连肝肺,搓碎口中牙

    明白多说无益,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。

    此时封陌手一抖拿出备用铜炉。

    炉举平胸,香悬两旁,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。

    法河见状也是唐郎郎取出一串铜炉。

    持炉侧立,双足点地,运气提神。

    眼观鼻、鼻观口、口观心、心观丹田,蓄势待发

    欲知战况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