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楼 > 未分类 > 烟雨行杀 > 不齿(番外篇)

不齿(番外篇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话
    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    洛冰撑着一把素洁的白色油纸伞缓缓地走在路上,烟雨蒙蒙,一不小心就被迷了眼,许是这蒙蒙细雨掺着酒,闻着就让人醉了,他的步履显得有些沉重。
    洛冰的白色素锦长衫沾染了些路面上的尘泥,他右手撑着伞,左手拎着两壶冰酿,朝着那个方向走。
    他步履轻缓,风姿绰绰,一路上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    想来这样一个临城边界的小镇上何曾有过这样不凡的人物,他的身影渐渐隐于迷蒙的雨中,就像他的由来一般是一个迷。
    他走到一座高耸的坟墓前停了下来,他将手中的两壶酒放在墓碑前,将手中的油纸伞放在墓碑上,像是在给这个墓遮雨。随后他伸出左手清了清墓碑上的苔藓杂草,他清的很细心,直到墓碑变得光洁干净了,他才停手。
    他也不怕地面脏污,就这么一屁股坐在了墓碑前,从悲凉的脸上挤出一抹稍显柔和的微笑,打开了一壶冰酿,他喝了一口,眼里有些许的哀伤。
    细雨染上了他浓密的羽睫,浸湿了他的发梢。
    她薄唇微动,望着墓碑上的字----洛冰之妻白桑,喃喃自语。
    “桑儿,我来看你了,我很想念你,不知你一人在天上过的如何?若是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那我一定会早一点跟你一起走,你以前问我抛下一切会不会后悔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我未曾后悔过,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做出一样的决定。”洛冰喃喃着,眼里蒙上了一层霜,变得雾蒙蒙的,不自觉哽咽了起来。
    他与白桑本就是不为世间常人所能接受的存在。
    既然不能被接受,那就逃离吧……
    三年前,洛冰登上了越光派的掌门之位,他步步维艰,能登上那个位置,每一步走的都十分艰难。
    越光派是江湖八大门派之一,门派等级森严,而他一开始并不是门派中的最寄希望的存在,第一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允许,他是庶子。第二是因为他也并不是他爹最疼爱的儿子。
    没有背景,没人疼爱,这就是他的处境。
    那一年他娘将他抱到了越光派的府邸,求他爹留下了他,便逃的没了影子。
    那一年,他九岁。
    他知道他从小就有眼疾,娘胎里带来的毛病,眼里总是有一层翳让他看不大清楚这个世界的东西,眼里的世界总是模模糊糊的。
    他娘亲给他请了很多大夫,却都看不好他这个毛病,身上的银两都所剩无几,穷困潦倒得过着日子。
    可是说起来苦,是娘亲觉得没有银两苦,每天粥糠腌菜的苦,他从未那样觉得。
    只要可以果腹,他都可以接受。
    可是娘亲却不要他了,将他扔在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她走得无声无息,他这才懂娘亲嘴里说过的苦是什么意思。
    因为孤独,所以才苦。
    许是因为眼翳会让人看着骇人,他的眼睛上总是蒙着一层薄薄的纱布,像个小瞎子,于是府中人就喜欢“小瞎子,小瞎子”这样叫他。
    他从小脾性就温和,想的多,言语的少,从不曾争辩什么。
    院中的大夫人有一次拉着他的手,好言好语地对他说:“洛冰,我替你找了一个专治眼翳的好大夫,我带你去吧!”
    他那时候很天真单纯,虽然知道大夫人不大喜欢他,但是也从未想过大夫人会对自己做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应了大夫人的话。
    坐上了大夫人安排的马车,吃了大夫人给自己准备的红豆糕,心里说不出的甜,红豆糕一直是大夫人给云翼哥哥准备的,那时候他一直羡慕。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下了红豆糕整个人就变得昏昏沉沉的了,一下子睡了过去。
    等他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眼前一片漆黑,他竭力呼喊,却四野茫茫无人应他。
    他这才知道大夫人所谓的看医生是什么意思。
    他也第一次知道人心也并都是柔软温热的。
    不过他想到自己本就是一个人,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悲伤了。
    他透过薄薄的纱布,看到眼前有一束光,还记得娘亲曾说过有光的地方就有人,于是他就朝那束光走。
    跌跌撞撞,磕磕绊绊走了一路,他饿得受不了,挺到了那束光的面前才昏了过去。
    昏倒前,他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畔响起:“你怎么样?爷爷快来救人!”
    第二话
    当他醒来,只感觉眼前一片迷迷茫茫的光照在自己身上,昏黄的颜色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    他的心也跟着温暖。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个清脆的女声萦绕在耳。
    虽然陌生,但是却给他一种说不出的信任感。
    “洛冰。”他答着。
    声音轻轻淡淡的,跟他名字似的,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。
    “洛冰,吃点东西吧!”那个女声对他说。
    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洛冰问道。
    她手中的那碗粥飘着白白的水汽,带着一股香味。
    “这里是落安村,我跟爷爷都不是坏人,你不要怕。”那个女声说道。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洛冰朝面前那个模糊的身影问道。
    “我叫白桑,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白桑看着面前这个孤苦无依的男孩笑着说。
    “好,谢谢救命之恩。”洛冰双手相搭行了一礼。
    “谢什么,先吃了这碗粥再说吧!”说完,撩了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,对眼前的洛冰命令道:“洛冰乖,张嘴。”
    洛冰定了定,虽犹豫但还是缓慢地张开了嘴,明显面前人那热情的声音是不容人拒绝的。
    一勺温热的粥触着他的唇,米香溢满喉唇。
    不自觉鼻子酸涩起来,喉口像是被棉花塞满,哽得他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莹亮的的眼泪透过薄薄的纱布落在了他的手背上,一滴两滴,荧光透亮。
    白桑喂粥的动作停了停,声音软了软,着急道:“这粥不好吃吗?你怎么哭了?”
    洛冰轻摇头,哽咽道:“不是,是因为太久没有吃到这么温热的粥,一时间太感动。”
    “你的家人不给你煮粥吗?”白桑听完洛冰的话,心里涩了涩。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家人。”洛冰说的时候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    娘丢了他,府中的人谁待他好过?他现在的处境无亚于没有家人。
    吃完了这碗粥,白桑爷爷看洛冰的纱布湿了,就帮他把纱布揭了下来,这才发现洛冰的眼疾。白爷爷检查了洛冰的眼睛,说道:“洛冰,我虽不是江湖有名的医圣医仙,但是我行医治病多年,你这眼疾我还是可以治好的。”
    于是便被白桑和她爷爷留了下来,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无所可去,那个冷冰冰的地方,不回也罢。
    他看不清白桑的模样,但是喜欢听她那如银铃般动听的声响。
    每次只要听到她那好听的声音,人都变安心了。
    “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声音很好听?”洛冰对坐在身旁的白桑说道。
    白桑托着下巴放在膝盖上,侧过脸望着洛冰笑着说道:“我和爷爷住在这个荒僻之地,哪有什么人来陪我玩呀!说我声音好听的人至今就只有你一个吧!”
    洛冰的唇角上扬,皓齿微露,淡淡笑着道:“你会唱歌吗?我想听你唱歌给我听。”
    白桑这日心情舒畅,难得有人陪自己聊天玩乐,她便欣然同意,笑着说:“可以啊!但是不许嫌弃我唱的不好!”
    “无论怎样,白桑唱的都好听!”洛冰一边拍手一边鼓励道。
    白桑脸上扬起一抹笑意,酝酿了一下情绪便唱了起来,她唱歌时的声音很温柔,好似丝绸拂面的温柔。
    是一首民谣小曲,简单干净的字词,醇厚悠扬的旋律。
    这首歌就这样不知不觉住进了洛冰的心里,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日子,他总能听到这首歌,好似那个唱歌女子在呼唤自己。
    “好想看看你的模样。”洛冰笑着说。
    白桑用手中的狗尾巴草扫了扫洛冰的鼻子,调皮道:“嗯,应该很快就可以了,因为我爷爷的医术很好。”
    平时白爷爷会去集市为人治病换一些银两,白桑就和洛冰两人为伴。
    白桑这人天性单纯天真,在她的身边,洛冰不用设防,可以对她敞开心扉,她就像一个小太阳,总是带给他温暖。
    每日白爷爷会给他熬制汤药,给他配药草敷眼睛,这几日眼中的混沌已经少了很多,白桑在眼中的模样也清晰了不少。
    他自己知道他对白桑有了无法割灭的感情,那时候小,不懂儿女情长,只是单纯的想要一辈子在她的身边。
    那日春风拂面,山间的白梨花开了,风一吹如白雪一般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。白桑拉着洛冰的手,来到山间看梨花,白桑喜笑颜开地在梨花树下欣赏美景。
    “梨花好美。”白桑不由得赞叹着,手展开任由梨花花瓣飘落在手心里。
    “是啊!好美。”洛冰也赞叹着。
    “可是你看不见,你怎么知道美?”白桑疑惑道。
    “只要你在我身边看到的风景就是美的。”洛冰笑着说。
    白桑的脸瞬间染上了绯红。
    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会说话,让白桑一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她急忙捂着脸,遮住红霞,声音柔柔,笑着继续说:“我很喜欢梨花,因为以前的时候,只要山上的梨花开了,我的爹娘就会回来看我,只是从去年开始,他们都没有再回来过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们没再回来?”洛冰问。
    白桑的声音哑了哑,说道:“他们参加了江湖的清缴魔教的行动,便没再回来。”
    第三话
    江湖,江湖本就是一条易去难回的路途。
    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    又过了三日,洛冰的眼上终于不用再敷药,汤药也停了。
    一个明媚的早晨,光亮填满了屋子,白爷爷帮洛冰拆去了眼上的纱布,眼前的重影渐渐消失,他清晰地看见了这个世界。
    看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人,白桑,真的与自己想象的一样。
    她有一双澄澈的双眼,笑起来很甜美可爱。
    白桑看着洛冰,他长得清俊,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很温柔。
    看洛冰的眼睛好了,白桑第一个念头就是带他去看梨花,拉着他的手往满山的白花跑,梨花在他们的耳畔飞舞盘旋。
    那真是洛冰见到此生最美的景象。
    就算是很多年过去了,他还是可以清晰地记起那时的景象,就像一幅篆刻在心房上的画,永远难以抹去。
    洛冰去拉白桑的手,白桑望着他,眼里盈满光,洛冰柔和笑着说道:“我有东西送给你。”说着从衣袖中拿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放在白桑的手上。
    白桑拿着手里那块玉佩左看右看起来,虽然她不懂玉,但是这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,这是他娘亲走之前留给他的,那时候穷困潦倒的时候,他娘都不愿去当这块玉佩,可想而知这块玉佩是多么重要。
    “我娘对我说过,这块玉佩要送给最重要的人。”洛冰望着白桑笑着说。
    白桑的脸红了红,倒有些不好意思收了,连忙推到洛冰的面前,拒绝道:“这玉佩太贵重,我不好收。”
    洛冰急忙说道:“不,这个世上除了你,再也没有人可以收下这块玉佩了,因为你很重要。”
    那一日,雪白的梨花不停飘落着,滑过两个人的脸颊,吹落在他们的心房上。
    年幼不懂什么叫儿女情长,但是却只是单纯的想要跟你永远在一起。
    只是单纯觉得你很重要,所以想要把这表示你很重要的东西送给你。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白桑没有看见脚下的石块,一不小心摔了一跤,白桑的膝盖摔疼了,手心摔伤了,看着白桑一瘸一拐的样子,洛冰不忍心,于是蹲在白桑面前,拍了拍自己的背,转头看着白桑说道:“快上来,我背你回去。”
    白桑犹豫了一会儿,信任地点了点头,靠在了洛冰的身上。
    洛冰背起了白桑,步履轻缓地往回走,洛冰心里说不出的欣喜,这一刻,他只希望这条路可以再长一些。
    只是回到屋前,看到了一辆马车,在马车前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    那个人缓缓转过身,望着洛冰,声音低沉道:“洛冰,该回家了吧!”
    洛冰望着眼前的人,他长着与自己相似的眉眼,却从未关心过自己,而自己却要叫他爹。
    白桑发现了端倪,这个人与洛冰如此相似,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关系,可是洛冰说过他没有家人,那眼前这个人是他的谁?
    “怎么?连一声爹都不愿唤吗?”那人走至洛冰面前诘问道。
    洛冰眼眉低垂地看着地面,薄唇微张,淡淡道:“爹。”
    极不情愿的声音,带着怨气。
    白桑猜到了一枝半截,或许只是因为洛冰与他爹生了嫌隙所以离家出走的,所以怨他爹,所以不愿认他爹。
    可是她清楚地记得洛冰说那句话的时候唇角的薄凉,给人一种透心的冰凉。
    是要多么绝望,才会说我没有家人。
    是要多么悲伤,才会否定一切。
    她走进了屋,他们的事,白桑自知不该掺和。
    “你眼睛好了?”洛轩看着洛冰问道。
    洛冰点点头,说道:“是啊!眼睛好了,在你把我丢了的这段时间好了。”
    洛冰的话中带着毒刺,使洛轩如芒刺在背。
    “我知道我亏欠了你,随我回府,我会好好待你。”洛轩的手轻轻落在洛冰的肩膀上。
    洛冰觉得很厌恶,他冷冷道:“爹要如何待我好?是休了大夫人?还是将我变成嫡子?收起那些虚假的话语吧!”
    “你这么恨我吗?”洛轩沉声问道。
    他知道洛冰的确对自己有怨言,却不曾想到他会那么恨。
    他低下身,与洛冰齐高,伸出长长的手臂将洛冰环在臂膀中,声音软了软,柔和道:“再相信我一次……洛冰,再相信爹一次……”
    那样一个强硬的男人第一次显得那么卑微,洛冰的心化了,他发现这个臂膀是温暖的,他还是留恋的。
    望着洛冰被那个人抱着,白桑知道洛冰是该回去了,回到那个属于他的温暖的地方。
    走的那天,洛轩送了很多银两和礼物给白桑和白爷爷以此感谢治愈洛冰的恩情。
    洛冰对白桑笑着说:“白桑,我要走了,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一切,但是没想到还是有人将我放在心上,那我便再相信一次吧!要走了,可是我却不希望离开你,跟你在一起很开心,这段时间我会一直放在心里,永远不会忘。”
    “嗯,没事啊!时间那么多,我们总会相见的。”白桑甜美的笑着。
    她笑着,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心有多么不舍。
    “嗯,我一定会再来见你的!”洛冰伸出右手小拇指,他想要做个约定。
    白桑微笑着也伸出了右手的手指,两个人拉勾做了约定。
    年少时的约定是那么单纯美好,只是要完成约定是那么困难。
    第四话
    一晃而过,又一个九年过去了,他已是越光派可以独当一面的少掌门,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步他走的有多么艰难。
    明里暗里争夺掌门之位的腥风血雨,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么不易,有无数次他都觉得自己要回不去了,可是他的心里有一个信念在呼喊他。
    还没有见到白桑,你就不能死!
    自那一日与白桑分离后,禁不住思念,他曾偷跑出去过,只是再回到那个屋子的时候,那屋子早已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,地面上全是黑色的灼烧痕迹。
    经人私下偷偷打听才知,他离开后不久,那屋就遭了流寇打劫,这时候洛冰才猛然发现是爹送给他们的礼物惹了祸。
    本活得简单快乐,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觊觎,可是那突如其来的财物却引来了灾祸。若不是自己出现,白桑和她爷爷应该能生活的很好,一切都是自己的错。
    日日夜夜,他的心就像是被凌迟一般的疼。
    他的眼眸覆上了冰雪,心越来越凉,做事也越来越狠。
    越光派哪个敢对他提出异议,谁不惊叹于他的铁血手腕。
    如今他已是越光派高高在上的掌门,手下门人众多,可是他为何还是感觉那么孤单。
    那日,他孤身走在热闹的街边,在临河的桥边,听到河边的花楼中传来一个熟悉的歌声。
    那是一首民谣小曲,简单干净的字词,醇厚悠扬的旋律。
    那个声音很温柔,好似丝绸拂面的温柔。
    尘封的记忆被再次唤醒,那是他日日夜夜思念的声音啊!他不会记错。
    痴痴罔罔,终于被他寻回了。
    他的白色素纱在空中飞旋,他脚踏清风来至那声源处。
    只见一个素洁的女子正抱着一个琵琶在悠扬的唱着歌,洛冰一眼不眨地望着她,是她,真的是她。
    即使已经有九年没见,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    日日思念的人,他又怎会认错。
    她终于抬头,一瞬间迎上了他的目光,四目相对,却已是物是人非。
    她的节奏乱了,心也乱了,她此刻只想逃,可是她发现自己却无处可逃。
    她是为人不齿的青楼女子,又怎么配得上他,就连见一面,她都觉得羞耻。
    一曲奏罢,她欲走,却被他拦了下来。
    “姑娘莫走,你像一个我的旧识。”洛冰眼里全是笑意。
    白桑低着头只想逃离,没看洛冰一眼淡淡道:“公子仪表堂堂,风姿不凡,又怎么会认识我这个低贱之人,只怕是认错了吧!”
    洛冰指着白桑身上佩戴的玉佩,肯定道:“这玉佩,我是绝不会认错的!”
    白桑每次出门都会将玉佩紧身佩戴,从不离身,今日没想到会遇到他,此刻连逃都逃不了了。
    她默不作声,低头看着地面。
    “白桑,我是洛冰啊!”洛冰轻轻唤了一声。
    白桑的眼眶被泪水打湿了,说不上的难受,眼前越来越模糊,顿时下起了暴雨。
    洛冰将白桑一把拥在了怀中,他抱得很紧,他害怕会再一次失去她。
    分别已经够了,孤单已经够了,他不要再一次离开她。
    无论她是什么样的身份。
    白桑告诉他,自从与他分别后,家里便遭了流寇打劫,财物被抢劫一空后,还杀了她爷爷,掳走了她,将她卖到了青楼。
    声声苦涩,皆是辛酸泪。
    洛冰将白桑从后一把拥在怀中,声音依旧温柔,他温热的气息抚摸着她的脸:“以后有我在你身边,你什么都不要怕,无论发生什么都有我保护你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”
    “只是我的身份太过低微,配不上你,你弃了吧!”白桑声色悲凉。
    意志决绝。
    “以前我决定不了自己想要做的事,但是现在我可以,我绝不会再放开你!即使让我放弃一切,我都不会放开你。”洛冰坚定道。
    一夜之间,越光派掌门流连青楼的传言被传入江湖,那些视洛冰为眼中钉的江湖中人更加肆意嘲笑,然而洛冰依旧不管不顾。
    她说过要护她,定是要做到的。
    白桑知晓洛冰因为自己而变得声名狼藉,不想再拖累他,因为她不配。于是寻了一个空当,割脉寻短见,幸好洛冰来得及时,救下了她。
    看着她醒了过来,伸手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,微笑中有丝丝的安慰,他声音轻轻:“幸好你还在,不然我怕再次没了你,我会活不下去。”
    “我会拖累你,为什么不让我走?”白桑的眼角含泪。
    “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我从没在意过任何人的想法,我只是想要跟你永永远远在一起而已,只是如此这般罢了。”洛冰声色坚定。
    他的吻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落下来,依旧那么温柔。
    那一夜,越光派掌门洛冰带着一个青楼女子私奔的事传遍武林,便成了越光派为人所不齿的事。
    他们一直逃,逃到了那个临城边界的小镇,寻了一处靠山邻水的僻静之地,洛冰知道白桑喜欢梨花,于是为她种了漫山遍野的梨花,只是梨花树尚小,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看到。
    他唤她娘子,她换他郎君。
    这是他最向往的生活。
    只是太幸福,老天也会嫉妒。
    在一年后便将这份幸福收了回去,白桑得了不治之症死了。
    白桑自幼跟着爷爷学医,对医学也略懂一些,她自知自己的病是无药可医的。
    她死的那天,漫山的梨花竟然开了花,或许老天也可怜白桑吧!想让她在死之前再看一眼人间的美景。
    洛冰将白桑揽在怀里,一起看着那雪白的花瓣飘落下来,他的喉咙像是哽着一团棉花,他想哭,可是白桑对自己说过她希望他可以永远笑着。
    他答应了,我会笑的,我要让你永远记得我的笑,开开心心地离开。
    白桑将手覆在洛冰的侧脸,露出一抹淡笑,却掩盖不了她因为生病而苍白的脸,她凝望着洛冰深邃的眼眸,声音沉沉道:“果然与你在一起看的风景都是最美的啊!幸好这辈子遇见你,我真幸运。”她艰难地顿了顿,继续道:“好想再一次被你背在背上,你的背好宽大,好温暖。好想好想永远与你在一起……与你在一起,我一生不悔……”
    她艰难地说完最后一句话,缓缓闭上了眼,眼角还淌着泪水,滑落在脸颊上,印出淡淡的痕迹。放在他侧脸的手垂落下来,洛冰心绞痛到了极点,瞬间泪如雨下,灵魂碎作一片片,说好不哭,可是他怎么能做到?他最爱的人死了,他又怎么会不落泪。
    对不起,永远笑着,真的好难,没有你,我又怎么会开心的笑呢?
    又是一年的清明节,他再次来到了她的墓前,拿起了酒壶,一口一口酌了起来,他靠在她的墓碑旁,眼泪不停滑落。
    “怎么办?桑儿,我真的好想你,我害怕我撑不到最后那一天了。”洛冰神色悲凉,漫天的细雨落在他的脸上,遮盖了他的眼泪。